<<身體服飾>>

        謂身體服飾,即損毀身體某一部位的裝飾,是南島民放共同的文化特徵,上述使用多種裝
    飾物於衣服上或身上的服飾部分亦與身體服飾有關。平埔族的身體服飾計有文身、缺齒、穿耳與大耳
   、除毛、箍腹等,洋洋大觀,但部分並不是純為裝飾,尚涵有其他目的。漢人亦有身體服飾,例如:
    纏足。

   不過,平埔族上述風尚與漢人迥異,在漢人眼中屬於奇風異俗。文身:首先記載平埔族文身風尚
   者是張燮,所著《東西洋考》云:手足則刺紋為華美,眾社畢賀,費亦不貲,貧者不任受賀,則不敢
   更言刺紋。文其身,遍刺蝌蚪文字及蟲魚之狀,或但於胸堂兩臂,惟不施於面。


   文身皆命之祖父,刑牲,會社眾飲其子孫至醉,刺以鍼,醋而墨之。亦有壯而自文者,世相繼,
   否則已焉。雖痛楚,忍創而刺之,云不敢背祖也岸堙B烏牛難、阿里史、樸仔籬番女,繞脣皆刺之;
   點細細黛起若塑像羅漢髭頭,共相稱美。文身即刺墨;平埔族男子除臉部外遍體多有文身風尚,女子
   則僅部分族社有在口脣處鍼刺的習俗。

  文身的圖案種類繁多,其刺紅毛字者最堪注意;除誇示勇武,表現男性的剛性美外,似尚有神秘
   意義及宗教意涵。女子的鍼刺,除表現美觀外,尚有與未婚者區分的作用;其實許多民族也有類似習
   俗,俗如過去日本少女結婚時必須染齒即是。穿耳與大耳:最早注意到平埔族男子有穿耳風習者,也
   是〈東番記〉。但〈東番記〉記述簡略描繪平埔族崇尚穿耳。

   <<音樂舞蹈>>

    埔族以會飲、歌舞為其生活中最大樂趣,祭祀、收穫、婚宴、築屋落成等,無不以歌舞慶祝。
   而砍舞必佐以會飲,會飲亦必佐以歌舞,酒、歌、舞三位一體,構成他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。 

   <<娛樂>>

   了會飲、歌舞外,平埔族還有若干特殊的休閒活動,如:鬥走、鞦韆、戲毬、遊車等皆是;
   其中以鬥走一項最為特殊,且具儀禮意義。

  鬥走:〈東番田〉已發現平埔族「無事晝夜習走」,其實平埔族習走,是為了鬥走。是平埔族
   重要生活節目之一。鬥走在平埔族,具宗教意義且為勇武的表徵之一;有係祭禮儀式,有係休閒娛
   樂,有為公務需要,有為婚姻,甚至以寒跑定曲直。所以,習走便成為平埔族從小必須勤練的課題
   之一。

  鞦韆:《諸羅縣志》:春初為鞦韆,略如漢人之制;高可丈許,中以木為舁,止容一人;繞梁
   旋轉如紡,上下可數十回。漢人效之,輒暉而嘔。鞦韆是平埔族重要的休閒活動之一。

  戲毬:《番社采風圖考》云:番以藤絲製為毬,大如瓜,輕如綿,畫以五彩。每風日清郎,會
   社眾為蹋踘之戲先以手送於空中,眾番各執長竿以尖托之;落而復起,如弄丸戲彈以失墜者為負,
   罰以酒。因女堵觀,以為歡娛。

  游車:《番社采風圖考》:番無年歲,不辨四時,以刺桐花開為一度。每當花紅草綠之時,整
   潔牛車;番女梳洗,盛妝飾,登車往鄰社遊觀,麻達執鞭為之驅。途中親戚相遇,擲果為戲。若行
   人有目送之而稱其豔冶者,則男女均悅以為快。  
    

BACK